• <acronym id="jvlw9"><bdo id="jvlw9"></bdo></acronym>

    <source id="jvlw9"></source>
  • <b id="jvlw9"><bdo id="jvlw9"></bdo></b>
  • 00后方思懿:没一点玩高科技的精神,如何去当新时代的非遗传人?

    来源:上海学习平台

    作者:郦亮

    时间:2021-07-07 14:40:47

    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大二学生方思懿今年不过20岁,却在瓷器非遗工艺方面手握多项专利。在非遗传承和研究方面取得的成果,也让她成为上海大学生中的明星人物。

    方思懿告诉记者,青年人传承非遗的一切动力都来自赋予其时代性的雄心。她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,帮助更多非遗项目获得新生,让更多的非遗匠人改善生活。

    破解金瓷“水火不容”的千年难题

    方思懿说,中国人喜欢陶瓷,也爱黄金,差不多从宋代开始,国人就想尽办法让陶瓷和黄金结合在一起,以形成独特的雍容审美。但这个过程相当曲折,自宋人用蛋清等做黏合剂将金箔粘在瓷器上开始,此后千年,人们还尝试过低温烧制、洋金装饰等各种方法,但这一切都没法阻止光滑的黄金从同样光滑的瓷器上脱落下来。以至于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,人们认为金和瓷是“水火不容”的。

    直到“釉下金彩技艺”的出现,这个困扰国人的千年难题才迎刃而解——瓷器上的黄金,被瓷釉如保护膜一般地附着包裹,结结实实,稳稳当当,再也不用担心脱落。金与瓷终于水火相容。这项技艺创新的发明者,正是方思懿的老师、上海工艺美院手工艺学院副院长、正高级工艺美术师周景纬。

    自考入工艺美院之后,在周老师的悉心指导下,方思懿参与的几项研发其实都是在对“釉下金彩技艺”进行不断完善。比如过去釉下金彩的“微绘”技法虽工艺绝伦,但过程十分复杂,难以掌握,也无法量产,方思懿就和老师一起研发了“水转印花纸”技法,可以将金绘图案进行复制,从而大大降低了难度和成本。她还和老师一起对瓷釉的成分加以改良,防止釉下黄金被釉料侵蚀而发生氧化变色。

    手上的四项手工艺专利,都是方思懿经过无数次实验之后而得到的。在学校里,方思懿每天都要在各种实验数据中进行考量权衡,一个美术特长生俨然成了一个理工科“大咖”。不过在方思懿看来,00后传承非遗技艺,一定要带有时代感,没有一点玩高科技的精神,怎么去当新时代的非遗传人呢?

    非遗印记要靠每一代传人打上去

    方思懿出生在云南普洱,在爷爷辈的一群文玩爱好者之中长大,对器物之美有一种独特的敏感。普洱地处中国西南边陲,那里少数民族聚集,她幼年时就常去看傣族的民间匠人做傣陶。匠人们岁数都很大了,手法也极为娴熟,做出来的陶罐线条十分流畅,用起来还不漏水,堪称是手工艺的上品,但方思懿当时心里就想,如果她做傣陶绝不做成那个样子。

    初中时,方思懿就经父亲引荐师从周景纬学习瓷艺。周老师出身陶瓷世家,到他已是第三代。当时周老师还在景德镇陶瓷研究所做科研。每逢寒暑假,方思懿就从云南普洱千里迢迢赶到景德镇,天天跟在老师后面看他研究瓷艺。后来也是一种机缘巧合,方思懿从云南考入上海工艺美院,而周景纬也由景德镇调往上海,两人又成了师生关系。

    虽然是在老师“釉下金彩技艺”的基础上进行优化研发,但是方思懿也有自己的想法。比如老师说,任何现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诞生之初都是当时的时尚,那么方思懿就想,非遗应该不是一成不变的,它发展到现在也应该有时代的印记,而这些“印记”就是靠每一代传人打上去。去年“转发锦鲤”成为网络热词,方思懿就在做釉下金彩的微绘时画起了锦鲤,反响相当不错。她告诉记者,过去古人都喜欢画红绿浓艳的花鸟树木,而淡雅的锦鲤显然更符合现代人的审美,而且把这种网络热词变成艺术品本身也很时尚。

    帮助濒临失传的傣陶找出路

    在取得专利之后,方思懿最近和几位同学与一家知名艺术品公司签约,为他们做“釉里藏金”的手表表盘,真正实现了技艺研发成果的转化并量产。方思懿告诉记者,就她的观察而言,其实很多非遗难以为继,就是因为它们没有办法实现量产,把技艺转换成效益,没效益当然就很难吸引青年人来传承。

    而一些非遗技艺之所以没办法转换成效益,就是因为这些非遗产品已经与时代脱节了,人们不再需要它,自然也就没有了市场。这时方思懿又想起小时候看过的那些傣陶匠人们。听周景纬老师说,现在傣陶的非遗传承人只有两位,都七十多岁了,而且没有青年人跟他们学艺。傣陶匠人依然过得不算富裕,而且面临技艺失传的窘境。“老师经常和我们说,非遗的核心是技艺,而不是器物,技艺可以保留,但做的器物要跟上时代,陶罐没人用了,为什么不能做点其他的呢?”方思懿说。

    于是方思懿就和老师商量,今年8月将会把傣陶的非遗传人请到上海工艺美院,师生会和匠人们研讨有没有可能将“釉下金彩技艺”以及他们的其他几项专利和傣陶工艺相结合。不过陶艺和瓷艺毕竟有很大区别,瓷艺可以实现的,陶艺未必可以,所以还需要不断地磨合与探索。

    而匠人们来到上海之后,方思懿也会回到家乡云南,再和家乡的工匠实地对非遗工艺发展进行研判。不过方思懿觉得,无论如何她都希望尽自己所能帮助小时候就很熟悉,也觉得“一定不做成那样子”的傣陶发生改变,让这门技艺可以流传下去,让掌握这门技艺的匠人的生活能够过得更幸福。

    (原载于“青年报·青春上海”)

    责任编辑:陆芸
    新闻网微信
    Top
    babescom欧美熟妇大白屁股,色老头网站,国产无套视频在线观看,一本到高清视频不卡dvd 网站地图